iZotope媒体采访Owl City!

Adam Young

照片拍摄自摄影师Abbey Olmsted,以下为中文网译文


你可能知道Adam Young是Owl City的唯一成员,他的独立乐队Owl City于2009年发布的一首“Fireflies”已经在Youtube上播放达2亿次!也可能你听过他与Carly Rae Jepsen合作的单曲“Good Time”。亦或者,你也听过他在2012年为迪士尼奥斯卡获奖动画片《无敌破坏王》中创作的主题曲。当你认知他的时候,他的名字已经成为了歌曲和旋律的代名词。


我们和他聊起了很多关于演唱会,音乐和电影配乐


问:你的很多歌词都是受你童年时代的流行文化的影响。任天堂、狮子王、意大利面以及更多的“难以置信”。对童年的怀旧情绪如何影响你创作音乐的?

答:有趣的是,年纪越大,对童年怀旧的兴趣就越大。我是在90年代长大的,我喜欢回忆当时生活中那些古怪的小事情。我有Pogs,玩激光标记,读Shel Silverstein的诗,吃Gushers(一种小零食),在我的卧室门上有一个迈克尔·乔丹的海报。当我长大的时候,我喜欢的东西或者我喜欢的东西都很容易忘记,所以写那些回忆和拥抱那些美好回忆的音乐真的很有趣。我有一个很好的童年,所以有很多歌曲的灵感都受惠于此。


问:你通过网站和你的社交媒体说。你总是在创作音乐。很多歌手、歌曲作者和多乐器演奏家通常会在演出前的后台,或者坐在机场的候机楼,打开笔记本电脑上记录下灵感。“你如何捕捉到巡演中的想法,找到时间和精力去构思新的音乐?”

答:这是真的,我的大脑从来没有停止思考过,所以我一直在不停地写作、创作和想象新的音乐。当我旅行的时候,我会在我的手机上唱旋律;当我在巡演的时候,有时我会在历经12小时飞往日本的航班上创作出完整的曲目。我喜欢现在的音频制作软件可以让艺术家在几个小时内完成一个创造性的想法,在过去几年里,同样的处理过程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在旅行中,我通常会躲在录音室里或者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工作,因为创作音乐是我处理生活的一种方式。因为生活节奏快,路上也很疯狂,所以我通常都很忙;我一直自我驱使着要在我所做的事情上变得更好;我喜欢试图“超越自我”的想法,并创作一首比最后一首更精彩、更好或更吸引人的歌曲。能够携带足够的灵感到世界各地工作,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是很不错的。


问:一些人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你在父母的地下室写了你的第一首歌,现在的你依旧在明尼苏达州奥瓦通纳的家中录音室制作音乐。你会对那些有抱负的音乐家和制片人说他们需要到专业的工作室去听专业的声音?

答:我确实在我父母的房子的地下室做了我的前两首歌。当时我二十岁,资源有限,但我的创意却超过了这些限制。反过来,我教会了我自己去发挥装备和软件的智慧和创造力。我曾经在美国一些最大的录音室工作,虽然他们都很棒,但这么多年来,我的个人创作过程自然比社会化更孤立。我喜欢独立,让自己有空间去记录呼吸和思考,然后在完成后回到现实。这就是为什么我把我所有的音乐放在我在明尼苏达州的家庭录音室,它只适合躁动和有工作想法的时候的我。当我在自己的世界离开限制时,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


问:从Carly Rae Jepsen到Aloe Blacc再到Jake Owen,你与不同类型的各种歌手合作。你还有没有想一起合作的歌手了?为什么想和他合作?

答:我一直想和Enya合作。她的音乐天赋和本能对她来说是如此的独特,你可以在她的任何歌曲的前五秒钟播放,并且马上知道它是Enya。她只是做她的事,并不想去做任何其他事情。对我来说,这是伟大的艺术大师的标志——艺术家天生没有人能够与其相似。如果Johnny Cash今天还活着,他也会在我的名单上。他总是做自己的音乐。这就是我想被人们记住的艺术家。


问:除了你的录音室专辑。你还为动画片无敌破坏王和猫头鹰守卫者传奇,创作了电影主题曲。和我说说关于这制作两部电影主题曲的过程。

答:它们都是很棒的回忆和经历,有些人可能不了解我的想法,我真的很喜欢给电影配乐。当机会呈现给我的时候,当我知道要为这两部电影写歌。我非常激动,迫不及待的想开始创作。为电影写主题曲和创作专辑有很大的不同。但我喜欢挑战自我,你手头有一个具体的任务,一套指导方针。你必须问自己:电影的美学是什么,音乐需要捕捉什么样的情绪,抒情的情感需要是什么,观众离开剧院的感觉如何?这些都是挑战,但拥有所有这些细微的差别是一种真正的乐趣,我很兴奋在未来能做更多的事情。另外,去我家乡的影院里听我自己的音乐完全是很奇妙的事。


问:你为你喜欢的历史事件创造了一系列的纯音乐。你称呼他们为从未制作出来的电影配乐。告诉我你为什么选择那些事件,以及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答:整个2016年,我搁置了Owl City这个乐队,开始以我自己的名义创作电影配乐,亚当·杨。一直受到像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托马斯·纽曼(Thomas Newman)和詹姆斯·牛顿·霍华德(James Newton Howard)这样的传奇作曲家的启发,我有这样的想法,选择了一些我最喜欢的历史事件,并以纯音乐“给”他们“打分”。我选了11个历史事件,并为每个事件写了8 - 10首纯音乐或“提示”。例如,我研究了1969年的阿波罗11号登月计划,并写了10条轨道,根据我在想象中所设想的方式来重新想象那个任务的事件。另一张专辑是根据查尔斯·林德伯格著名的《跨大西洋飞行》(飞越大西洋)而来,另一张是在美国内战结束时谢尔曼著名的《向大海进军》,另一张是1953年,在欧内斯特·沙克尔顿在南极洲的耐力探险中,第一次登上珠穆朗玛峰。在一年中创作、录制和混合了11张唱片,这是一项巨大的工作量,但我学到了很多,而且这段经历是难以置信的。我等不及要做更多的事情了。


问:在你的纯音乐项目中,你写道:“沿着这条路,我经历了我的高潮和低谷,我已经学会了主流流行音乐产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令人沮丧的地方。”它有一种指导、一种方式来采用一种创造性的过程,这种过程可能或不自然,取决于个人。你能给那些让流行音乐产业限制创造力的歌曲作者们有什么建议?

答:我的建议是不要受到行业的负面影响或影响,因为这个行业可能反复无常。我经历了我职业生涯的一段时期,当我感到对低谷恐惧,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坚持你的信仰。作为一名艺术家,要创造出你想要听到的音乐。不要让别人告诉你你喜欢什么。不需要让任何人告诉你是谁。可以有开放的心态,但要坚决。别让任何事改变你,你会没事的。


问:在你的社交媒体,你做了一个完美的kickflip(花样滑板)。你还有哪些技能是人们可能不知道的?

答:当我需要休息的时候,滑板是我用来净化我的味觉的东西。我喜欢看鸟,在树林里呆着,最近我还加入了大自然录制。我爱抓住我的便携式录音装备和捕获一个夏天雷雨,或风穿过高高的草丛中,在乡下,或者录制100岁的橡树摇摇欲坠的声音,那里是在我们周围自然声音的交响乐我都是最近才开始收听,我一直惊讶于我所听到的。


问:你现在忙什么呢?

答:我正在忙着创作下一张Owl City的专辑,我将自己留在明尼苏达的录音室中,一边创作歌曲偶尔记录大自然的声音。这是一种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生活。


up